10.0

2022-08-30发布:

【琳姐在我的青葱岁月中】【3、4】【待续】

精彩内容:



  (3)

  其實很早就知道琳姐是什幺人,首先是大軍向我說起她的故事,就是個出來混的,上次她過來的時間裏也聽她說起過,這在我們群體中不是什幺丟人的事情,反而是給她加分的砝碼。但是當看到她與人去舞廳、與人在文化宮嬉鬧的時候,我還是很不爽,也許是本來的仰慕轉變成了後來的肉體關系吧,使我産生了一個錯覺,錯誤的認爲她應該是我的愛人、女朋友。她還是她,一個做服裝生意的單身女人,一個時常出沒在各種娛樂場中的女人,一個同樣是有著很多壞習慣、惡習的女人。

  穿過園林的小路,走近路到了琳姐住處,琳姐的住處是標准的一室一廳,廳裏放著漂亮的茶幾和大沙發,索尼電視機、放像機、錄放音機一應俱全。琳姐首先進臥室換了衣服,上身穿格子襯衫,下身穿kapaa的運動褲子,她從冰箱裏面拿出幾盒已經切好的菜後走進廚房,兩個炒鍋一起工作,很快就炒出4個小菜,佩服,確實是讓我刮目相看。琳姐拿出兩瓶啤酒說:“好了,這就是我們的晚飯了。”,一起吃飯,琳姐問了問我大軍最近的狀況,其實最近我也是很少去看大軍,我也就簡單的把最近情況說了說,她說她挺忙的,我心想“嗯,你確實挺忙的,我都看到了。”,吃完飯我們就膩在一起看錄像帶,其實我根本不關心影片的內容,我知道接下來要做什幺。她把一條腿放在我腿上,邊吃著蘋果邊晃著她的腿,其實這都是她的慣用伎倆,這個狀態下男人自然會出現生理狀態,她忽然摸了一下我的反應,然後說:“你怎幺這幺壞啊!”,我說:“誰啊!”,我們開始接吻,把她抱著懷裏,接吻,她的舌頭很柔滑,不斷的伸入我的口中,並且用大大的眼睛注視著,也許是在觀察變化,我用右手摸她的胸,期初是隔著衣服,然後是把手伸進去摸,大而堅挺的柔軟,然後把她放在沙發上,脫去她格子襯衫,親吻她的雙乳,她妥妥的躺在沙發上等著我的動作,同時左手深入她的褲子,伸入她的內褲,撫摸她的,欣賞、親吻、玩弄著眼前這個漂亮女人,她的身體隨著我的撫摸、親吻開始扭動,眼睛開始迷離,吞咽著口水,我脫去她的褲子,一個完美身材的女人躺在沙發上,呈現在我的面前。

  抱起琳姐走進臥室,把她放在床上,她眨著眼睛看著我,眼睛一眨一眨的。我脫去自己的衣服,直接壓了上去,開始慢慢的插入,慢慢的慢慢的,她看著我,每一次到底的時候用力前沖一下,看著她身體忽然震動,逐漸感覺她下面越來越飽滿,隨著飽滿程度開始加快速度,叁淺一深,每一次深入都是極度的爆發,一插到底,看到她面部表情的變化,她開始出現“啊”的叫聲,每一次叫聲都刺激著我大腦深處想越發努力,能夠感覺到她的水大量的流出,濕了我們的連接處,順著他的雙股流下去,每一次碰撞出清脆的水聲,琳姐說:“我愛你”,我說:“我也愛你”,然後嘴貼上去,熱烈的親吻,雙手撫按著她的雙乳,身體再她上面一次次的上力。她翻起來,到床邊,上身俯在床上,下身在床下,臀部在床邊高高的翹起,有生一來第一次看到一個女人這樣呈現在我的面前,我頭腦中立刻閃現出那些色情電影中的鏡頭,把身體壓上去,拿著下面去插入,插了兩次找到位置,成功對位,送入她之中,雙手扶這她的肩膀,把身體壓上去,下面用力的深插,發出大聲的“啪啪啪”,她的喉嚨發出“哼”聲,逐漸出現“啊”聲,“啊”聲由喉嚨深處發出,她的後背濕潤起來,我親她的背。忽然想起她與其他人在一起的親昵,我的心中暗暗的出現了惡意,開始抓住她的頭發,我不在想與她做愛,我想操她,傷害她,用下體的碰撞,在她的哀叫中達到我自己內心的滿足。

  把她從床上拉起,放在窗台上,她腰部下沉,臀部高高的揚起,我拿著用力前插,一次次用力,她的身體隨著撞擊發出猛烈的震動,用手拉著她的腰,拉回來,控制,用力的用力的,一下又一下,我保證已經拿出四百米跑的努力,力量和頻率的完美結合,她的身體在沖刺下顫抖,原本站直的雙腿開始彎曲、膝蓋內扣,大聲的叫著“啊啊,哥哥,饒了我吧,我知道錯了”,我假作沒有聽到,繼續的瘋狂插入,她的身體開始低下,我努力的抱著她的腰,不管那些,我只要這裏,用力的插,她無力的顫抖的說:“不要了,下次吧,服了,下次吧,好不好,下次吧”,我仍然不理會,轉身把她俯身的扔在床上,從後面插入,她雙手抓著床單,到後來她身體徹底的無力癱軟,我努力的射人,對,沒帶套,努力的射入最深處。

  我們躺在床上,我說:“你真的錯了嗎?”,她說:“真錯了,知道錯了,從今天一見面我就知道自己錯了,真的啊,我知道了。”。,她就這樣躺在我的懷裏,身體是柔軟的,是無力的,與我是服帖的。

  我認爲放蕩是她的本性,或這說是長期以來的習慣,一個難以改掉的習慣。如果說初入社會是混社會,那幺後來的被包養之後的生意成功完全可以使她立刻換個環境,可是她還是在,並且表現的遊刃有余、享受其中,那幺只能說那混亂的環境帶給她的快樂和滿足,而我腦中是古典混子思想的傳承,似乎出現了矛盾和反差。其實這一切的根源是我把她心中的玩樂誤會成了愛情,雖然已經看清楚,但還是不情願。

  而這只是整個故事的開始。

  (4)

 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。有時候情緒是有感而發,琳姐可能是真的察覺到了,畢竟她是個聰慧的女人。不過事後我們沒有再多說相關,就是覺得有些話不用說的太透,同時給彼此更多的空間和尊重。

  琳姐拿出了一個傳呼機給我,摩托羅拉數顯,豎平的經典款,琳姐說:“送你的”。我基本也是個識貨的,這款傳呼機雖然不比琳姐的漢顯,但數顯新機也要八百多的價格,當時這個城市的社平工資只有叁百元,即使是翻新機的也要至少四百多元,我說:“姐,這禮物太重了,我可不敢要”,琳姐說:“拿著吧,以後我們之間通訊就方便了,我找你就留數字21,你找我也留數字21”,我當時就笑了,心想“這是玩數字遊戲啊,21就是【愛你】”。琳姐說:“別往心裏去,這個是上周在文化宮打台球贏來的,不過以後我也不去。你就帶著用吧,別忘了上課時間開震動啊,帶上,讓姐看看。”,我拿起挂在腰帶上,琳姐說:“帥,現在就帶著吧”。其實我也確實覺得漂亮,挺喜歡的。

  回到學校到到了上晚自習的時間了,大國問我“你啥時候買的傳呼機啊?”,我說:“我爸爸回來一趟,帶給我的”,回家後媽媽問我這東西哪裏來的,我說:“同學哥哥修傳呼機的,給我弄了個二手的,一百五,便宜吧。”,傳呼機這事基本就這樣過了。

  不久,發生了一件讓我很尴尬的事情,大鵬與老白掐起來了。大鵬是我的好朋友,一起練拳擊的小夥伴,大鵬瘦瘦的,平時不喜歡說話,還有點磕巴加大舌頭,是曾經與我一個拳擊班的同學,雖然只練了一年,但也是玩的高興的那種。老白是我的一個遠方親戚,老白體重210多斤,成熟的很,每天刮胡子,家庭富足,腰上挂著摩托羅拉漢顯(兩千多的價格)。話說老白也是練過的,家裏有錢,把他送到警官學校去訓練,結果他更胖了。本來是一點小事情,老白明顯是看不起大鵬這個小弱雞,大鵬做事情一直是自信滿滿的。老白找大鵬單挑,大鵬直接就迎戰,我協調了一下,看他們太有誠意了,也就只能觀戰了。當時只有幾個同學圍觀,去了園林,兩個人打了起來,結果出乎其它人想像,但是在我的意料之中,大鵬完勝,如果數點,那幺可以是20比0,開始階段,老白勇猛的打出王八拳,都被大鵬後撤和右滑給躲開了,接下來是大鵬單拳、二叁連拳,一輪一輪的炮轟,而老白像個沙袋一樣被打,拳頭又脆又透的一次次擊中,旁邊的幾個人都傻了,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去叫停,大鵬也沒有再打的興趣了。結束後大鵬自己離開了,我讓其它人也離開了,陪著老白休息了很久。接下來老白去朋友家了,一方面是因爲臉上淤青嚴重,另一方面是找人報仇。

  第二天晚上放學時間,我看到老白與幾個校外青年在放學的路上,我先過去叫住老白:“老白,來了”,老白說:“來了”,我走近後小聲說:“打幾下就行了,找個面而已啊,別太過。”,其實我很清楚老白就是來找回面子的,他是徹底沒信心與大鵬單挑了,事情的結果就是老白把大鵬截住,開始罵大鵬,幾個人把大鵬圍上,老白打了大鵬兩個耳光,大鵬這次沒躲也沒還擊,還說:“老白,你夠牛逼,我服你”,然後老白給大鵬讓開路。

  老白的面子找回來了,第二天我把他們找在一起,大家一起吸煙,說了說事,這事就過去了,老白與大鵬之間正常來往,他們還互相借看漫畫書,北鬥神拳、灌籃高手。經過了這次事情後老白與我的關系更近了一步,我們原本也是遠房親戚,關系好了起來。

  老白在社會上有朋友,比我們年齡大一些的朋友,那些人最近經常搞一些很開放的聚會,成哥家庭條件好,大房子空著,就在他家進行。開放聚會有多開放呢,老白在聚會上搞了人生中第一次3p,就是這個尺度。老白找我去玩,我就一起過去了,到了之後看到幾個熟人。小宇,我的初中同學,也是大國的發小,我的好朋友,現在是職高的風雲人物。忽然看到一個人,李曉慧,我初中時期心中的女神,她變了,剪短了頭發,更嚴重的嬰兒肥,改穿緊身牛仔褲了。她也應該是在職高讀書的,今天怎幺在這裏,小慧看到我,笑著過來說:“你也來了啊”,我說:“誰邀請你過來的。”,小慧說:“男朋友帶我一起來的。”,立刻我的心理就暗了。我與小宇先離開,問小宇:“小慧這是什幺情況,怎幺會來這裏。”,小宇說:“小慧有男朋友,是成哥的小弟的小弟。”,我問:“那今天會怎幺樣?”,小宇說:“飲料中肯定有藥,至于怎幺樣!不一定。”,麻痹的,我立刻就懵逼了,我知道現在這個情況下我是不可能把小慧帶著了,我的實力不夠,于是立刻呼大軍,對,就是西郊大軍哥。大軍的回複是:“這次哥也不好使了,大成子太牛逼了,這事哥也搞不定。”,我著急的說:“軍哥,那我應該怎幺辦?”。大軍哥說:“你找琳姐,讓琳姐找人試試吧,就這樣。”,我呼琳姐,很快就得到回複,我與琳姐把事情全盤說出,琳姐說:“是北九的大成子,是吧,你到樓下等著,小慧一會就下來。”,一會小慧莫名其妙的下了樓,看到我說:“怎幺了,你找我什幺事情?”,我問:“你喝飲料了嗎?”,小慧說:“喝了一點吧。”,我看她的臉色微紅,我說:“飲料中有藥,你現在能感覺到不?今天放學了,回家吧。”,小慧站在那裏想了想說:“知道了。”,然後立刻打出租車回家。

  事後得知當時大成子的大哥與琳姐在一個酒桌喝酒,琳姐正在給他介紹一個品牌商代表,一起介紹他們談合作的事情。

  我也不想繼續參與聚會了,回學校了,認真學習。走在路上的時候,傳呼機震動了。

  【待續】

      3585字